首頁 > 金融 > 正文

創一代主動“退出”坎坷路:尋求重組突遭變故,法庭見!

2019年08月08日  07:00   21世紀經濟報道   方海平  

導讀:作為一名年過65歲的女性企業家,張華興在綜合權衡之后,選擇了一條看似更為“省心”的路徑,即與已上市公司合并重組,實現上市。

“年紀也比較大了,希望簡單點,自己將來能夠退下來過清閑日子。但是,團隊這么多人跟著一起做了很久,希望他們也能有個更好的平臺繼續發展。”張華興講述了她的初衷。

改革開放四十余年,創一代企業家們紛紛走到了退出舞臺的關口,如何處理一手創建起來的企業自然成為擺在眼前最重要的問題。

除了部分規模大、知名度高、廣受關注的大型民營企業外,數量更為龐大的中小型民營企業主們同樣面臨著退出或者交接的問題甚至更為復雜,一方面,在國內經濟轉軌的大背景下,這些企業自身的發展之路也需要重新考慮。另一方面,在舊經濟模式下創立和成長起來的企業運營模式,與二代們所接受到的教育、獲取的專業能力以及對自身未來發展之路的認知規劃,中間或許還存在一道鴻溝。

對于這些企業而言,創始人們需要“向外”去尋求退出之路,而并購或者重組是目前相對普遍的選擇。-宋文輝 圖

對于這些企業而言,創始人們需要“向外”去尋求退出之路,而并購或重組是目前相對普遍的選擇。

上半年,滬市公司披露各類并購重組交易470余單,涉及金額達到3500億元;在重大資產重組方面,滬市共披露重組方案45單,涉及金額近1340億元;共實施完成重組方案25單,涉及金額近1000億元。

然而這條路并不容易。

江陰華昌食品添加劑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江陰華昌”)董事長張華興近期就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講述了其試圖通過被上市公司收購完成轉型、實現退出的過程中,突遭變故。這一典型案例或許可以為諸多有意向通過此種方式實現企業轉型提供參考,也是市場缺乏多贏退出途徑的一種無奈。

尋求重組“退休”卻突遭變數

江陰華昌是一家食品添加劑生產公司,專注于牛磺酸產品的研發、生產和銷售,牛磺酸年產能1萬噸。據了解,目前國內牛磺酸生產廠家只有四家,分別是永安藥業、湖北遠大(前身是黃岡富馳)、江陰華昌、江蘇遠洋,其中永安藥業和湖北遠大均已實現上市。

張華興是江陰華昌的創始人和董事長,公司2017年收入達到2.34億元。張華興早年下海,白手起家,一路將公司做到如今的規模,可以說是一位頗為成功的創業者和企業家,她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目前公司發展情況很順利,產能和技術都沒問題,公司團隊約有150多人,考慮未來,還是希望公司有進一步發展。具體路徑選擇,張華興表示,要么自己上市,要么與已上市公司合并。

作為一名年過65歲的女性企業家,張華興在綜合權衡之后,選擇了一條看似更為“省心”的路徑,即與已上市公司合并重組,實現上市。

“年紀比較大了,希望簡單點,自己能夠退下來過清閑日子。但是,團隊這么多人跟著一起做了很久,希望他們也能有個更好的平臺繼續發展。”張華興講述了她的初衷。

據其講述,尋求合作伙伴過程中,遇到不少有意向的企業,最終其選擇了一家上市公司嘉澳環保(603822.SH),其主營業務是生產環保型增塑劑。嘉澳環保后來公布的重組預案顯示,江陰華昌2017年的凈資產為4.8億,占上市公司凈資產比例為66.9%,超過50%,構成重大資產重組。

據張華興講述,此番并購前期的推進工作十分順利,其與上市公司董事長沈健、董秘王艷濤等人進行了多次接觸和溝通,雙方于2018年1月簽訂了《股權合作意向書》,作為合作的具體項目,雙方在福建省邵武市金塘工業園區注冊了“福建澳昌功能食品添加劑有限公司”。

2018年2月28日,雙方簽訂了《發行股份及支付現金購買資產協議》和《業績補償協議》等。隨后,上市公司安排的券商、律師事務所、會計師事務所等中介機構進場開展盡調工作,“整個過程,對方和中介機構給予的反饋都是‘一切順利’、‘基本沒問題’的態度。”而江陰華昌亦對其間中介機構參照上市標準提出的部分要求完成了相應的整改。

根據重組預案,上市公司以股份和現金收購張華興等人持有的江陰華昌100%股權,交易作價暫定4.8億,其中以股份支付對價的金額為3.2億元,按照發行價格31.48元/股計算,股份發行數量為10,165,183股。

根據該方案,交易完成后,張華興將持有上市公司8.25%的股份,公司控股股東順昌投資的持股比例將由本次交易前的44.65%變為39.21%,仍為控股股東,上市公司的實際控制人也未變,為沈健。

看似愉快的合作卻突遭反轉。

2018年8月18日,張華興回憶稱,公司在毫不知情的情況下突然收到上市公司董秘發送的微信和郵件,被通知終止此次交易,“一點跡象都沒有,特別意外。”

此時,未見上市公司有相應公告,直到三天后,公司公告稱,于8月21日召開了董事會,決定終止此次交易。原因是“2018年5月下旬以來,上證綜指持續震蕩走低,波動幅度較大,公司股票及其衍生品種價格亦出現震蕩下跌,公司面臨的外部環境特別是資本市場環境發生了較為明顯的變化。”

違約責任之爭

資本市場環境生變,上市公司終止重組,本是正常的資本行為。2018年2月底,雙方簽訂的協議中包括業績補償協議以及補充協議,業績補償協議約定,江陰華昌對交易后的業績進行承諾;補充協議約定,在江陰華昌業績實現承諾的基礎上,甲方確保第一次股票解禁對價不低于1億,按每股31.48元計;不足1億部分由甲方補齊,上市公司實際控制人沈健簽訂了該補充協議。但5月份以來,資本市場生變,嘉澳環保股價一路下跌,8月初已跌至24元以下。也就是,如果等到第一次解禁時公司股票價格仍在這一水平,沈健需要承擔約1000萬的補償。

然而,從張華興的立場而言,合作事宜正在順利推進,公司做了很多整改和配合工作,企業相關的經營信息、財務數據等悉數被收走,雙方在福建的合作公司也依然在冊,卻突然無疾而終,她表示“無法接受”。

張華興一紙訴狀將嘉澳環保以及其控股股東及實控人沈健起訴至法院。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獲得的法院判決文件顯示,此番糾紛的焦點在于,張華興認為上市公司應當承擔違約責任,上市公司則表示,雙方的合作協議是附生效條件的,此次交易尚未遞交證監會審核通過,因此協議未生效,也就不存在違約一說。

在法院出具的判決書中,上市公司稱其聘請的中介機構認為江陰華昌公司存在土地、對外擔保、資質證書過期、專利權糾紛等問題。不過,中介機構的回復函則顯示,盡調未完成,需要進一步調查才可出具意見報告。事實上,從交易的進展來看,該交易已經過了上交所問詢答復環節,中介機構對監管提出的許可證證書期限問題、對外擔保問題等均作出了明確答復。

對簿公堂之后,此番重組交易過程中,更多隱藏于背后的問題暴露了出來。作為上市公司,嘉澳環保必須對交易履行披露義務。江陰華昌方面對記者稱,上市公司于4月5日公告稱于4月4日簽署了《發行股份及支付現金購買資產協議》和《業績補償協議》,但實際上,雙方的協議是在2月28日簽訂的,4月4日并未簽署任何協議,且公告的協議內容也與2月28日雙方簽署的協議不一致;此外,2月28日一并簽訂的《合作備忘錄》約定了“年產1萬噸牛磺酸新建項目”,但是該協議未見公告,上文所提的業績補償協議之補充協議也未見公告。

針對這些問題,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亦致電嘉澳環保實際控制人沈健,對方僅表示此事已經在法院審理,便掛斷電話。中介機構安信證券的相關負責人對此也表達了類似意思。

法院一審判決認定上市公司存在“締約過失”責任,而非違約,主要原因是協議未生效,上市公司違背誠實信用原則,不履行相關合同義務。也就是說,未將方案提交股東大會、證監會審核,沒有積極促成協議生效。目前,雙方的案子尚在二審中。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查閱公開材料發現,事實上,這并非首次進行類似操作。2016年底,嘉澳環保公告稱,將非公開發行A股股票并收購浙江東江能源科技有限公司100%股權。2017年3月即公告了終止這一非公開發行事項,理由是“近期再融資政策法規、資本市場環境、融資時機等因素發生了諸多變化。”隨后,公司以自有資金完成了這一收購。

2018年8月份終止了此次A股增發項目之后,于今年3月份再度公告了一份《公開增發A股股票預案》,發行募集資金總額不超過5.5億元人民幣。最新公告顯示,由于審計機構瑞華會計師事務所涉嫌違反證券相關法律法規被中國證監會立案調查,中國證監會中止審查公司公開增發申請材料的申請文件。

 返回21經濟首頁>>

分享到: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结果走势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