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財經 > 正文

券商競業格局猜想:監管“加減分項”引導展業趨勢

2019年08月08日  07:00   21世紀經濟報道   谷楓  

對于券商來說,除了年終財務硬性數據指標是一次大考外,另一次至關重要的大考便是每年中段放榜的券商分類評級。

對于券商來說,除了年終財務硬性數據指標是一次大考外,另一次至關重要的大考便是每年中段放榜的券商分類評級。

2019年券商分類評級的結果剛剛出爐,據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統計,從級別調整看,約50%的證券公司監管分類結果發生變化,其中上調數量為19家,較上年減少5家,下調數量28家,較上年增加4家,在2018年證券行業低迷和監管升級的環境下,級別下調券商數量明顯增多。

結果已經出爐,來年如何多拿加分項、規避減分項、提高評級被一些券商尤其是今年評級跌得較猛的一些機構上升到了公司戰略的層面。

近日便有一家今年獲得CCC評價、近期剛更換大股東的華南地區券商人士告訴記者:“評價出來后第二天,公司就召集全體員工開了大會,要在今年盡最大努力提升評級。”

籌劃新一輪評價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根據近兩年的評級結果,加減分項梳理了一些券商需要在新評價周期努力的地方。根據梳理結果,2019年證券公司分類評價共有14個加分項和47個扣分項。

這其中加分項目體現更多的是券商主動性,而減分項則體現了券商的硬實力區別,因此各家券商在新一個評價周期中,對于加分項要主動出擊,因為很大程度上來說一些券商,諸如中小券商短時間難以改善一些減分項所涉及的項目。

47項減分項中便包含資本充足、公司治理與合規管理、全面風險管理、信息系統安全、客戶權益保障、信息披露、被采取的措施情況、被自律組織采取書面自律措施和紀律處分等合規狀況。

“中小券商在一些方面和頭部券商有天然的差距,短時間難以彌補差距,因此如果要努力提升評級的話,應該著眼在一些實際可以參與的項目上,如扶貧、主動承攬研究任務等。”前述華南地區券商人士認為。

在新評價周期中需要特別注意新出現的加分項,如這一次評級過程中便引入了“支持民營企業發展情況”指標,即是過去一年券商參與民企紓困的情況。

根據監管層向券商下發的文件顯示,今年共13家公司在自評中提出加分申請。經審核,有9家公司符合加分條件,其中,1家公司實際投資規模達到50億元以上,加1分;8家公司實際投資規模達20億元以上,各加0.5分。

另外,就在2019年分類評級結果剛出爐之際,監管層又向券商下發了擬增加兩項評級指標的文件,將在新的評價周期中引入新的加減分指標,這也是各家券商需要特別注意的點,即便不能拿到新增評價指標的加分項,也不要因此而失分。

具體來看,將科創板納入評級體系的文件是《證券公司科創板發行定價配售能力專項評價實施方案》(征求意見稿),該方案中對券商涉及科創板的加減分標準劃分得十分細致,專業性指標的評價包括承銷組織能力、定價能力、配售能力三方面。

例如,券商主承銷的科創板項目中止發行或發行失敗,每個項目扣0.5分,不過因舉報等非承銷能力原因除外。而科創板公司上市首日破發20%以上的,每個項目扣0.25分。

另外一項新加入的評價指標是券商的聲譽風險管理指標,在下發的方案中監管層擬設置兩大指標,即“實發輿情和處置效果”和“政策解讀和輿論引導”,但具體加減分項尚未明確,仍處在討論階段。

而對于頭部券商來說,因為不可撼動的優勢,有多家公司常年保持在A級以上,對于頭部券商來說,在新的評價周期中維持優勢評級主要是要避免被扣分,即更加重視業務合規。

今年被降級的一些老牌實力券商例如長江、廣發便是因為遭遇處罰出現了評級下滑跌入中下游的情況。

“幾家主要的龍頭券商競爭地位穩固,牢牢占據A 類券商名額,在此情況下是否被扣分成為了位次變化的最主要因素。”一位華創證券的分析師表示。

兩個方向分化

跳出券商評級具體名次和加減分項來看,券商分類評級已經成為了監管層驅動行業分化、傳導監管邏輯的重要的政策工具,證券公司分類評級正在逐漸走向“評級優先級”主導“業務優先級”的時代,上述增加科創板的指標便符合這一思路。

根據近年的分類評級結果來看,頭部券商群體穩定維持在A以上的評級,國泰君安、招商證券、中信建投等幾家頭部券商更是近10 年穩居AA類,而杠桿類業務,具有政策紅利的創新業務都在向頭部券商集中。

如股票質押回購業務方面,證券公司開展質押業務和分類評級掛鉤(A、B、C類證券公司自有資金融資余額分別不得超過公司凈資本的150%、100%、50%);場外期權業務方面,一級交易商最近一年分類評級在A類AA級以上。此外,證券公司分類結果將作為確定新業務、新產品試點范圍和推廣順序的依據。

前述華創證券分析師表示:“現在中國金融改革提上日程了,鼓勵去做創新的東西,包括金融衍生品市場,今年推出的科創板試點注冊制等這種新的東西,監管的意思是通過分類評級把試點給高評級的券商去做,而不是像以前,創新業務試點那樣都可以去做,現在是挑幾家風控較好的,資本金比較充足的去試點。”

事實上,監管希望通過分類評級引導機構形成分化格局與近期另一項券商重要監管文件也吻合,即《證券公司股權管理規定》。

該政策中,監管層的核心訴求想要分化券商向兩個方向發展,將從事常規傳統證券業務的券商劃分為專業類證券公司,而除了傳統證券業務外,還能做包括股票期權做市、場外衍生品、股票質押回購等復雜業務的券商劃分為綜合類證券公司。

而從分類評級的角度來看,也只有評級處在前列的券商才能夠成為綜合類券商,或者說,分類評級將成為綜合類券商重要的前置指標。

國信證券分析師王劍指出:“行業分類監管理念日趨清晰,龍頭集中與差異化發展是必然趨勢。”

 返回21經濟首頁>>

分享到: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结果走势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