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商業 > 正文

輔仁藥業爆雷背后隱秘造假史: 舉報信多年前即現端倪 危機四伏下瑞華所牽涉其中

2019年07月31日  07:00   21世紀經濟報道   易元  

近日爆出的輔仁藥業財務造假事件,在四五年前就已初現端倪,在此期間,本應是看門人之一的會計師事務所難脫干系。上市公司財務造假還將延續。

圖/宋文輝攝

2018年報顯示貨幣資金16.56億元,2019年一季報顯示貨幣資金18.16億元,4個月后的7月19日,卻拿不出6000萬元的分紅款。

輔仁藥業爆雷背后掀起其造假隱秘史和瑞華會計師事務所(下稱“瑞華所”)的斑斑劣跡。

隨后,7月25日輔仁醫藥復牌,但其6000多萬的分紅款仍未到賬。自7月25日復牌后,連續三日一字跌停,7月30日跌5.31%,輔仁藥業報6.95元/股。

根據其24日發布的公告,公司財務提供資料顯示,截至7月19日,公司及子公司擁有現金總額1.27億元,其中大部分還處于受限狀態,受限金額為1.23億元,未受限金額僅377.87萬元。

早在2015年至2016年就有人連發兩封實名舉報信,而此前輔仁藥業也一直問題頻發,爆雷征兆隱現。

舉報信暗藏造假端倪

對于輔仁藥業近日爆出的財務造假,早在2015年就已有人實名舉報。

2015年9月,原輔仁藥業董事總經理邱云樵的妻子武嬌嬌,在網上發布了針對輔仁藥業實控人、董事長朱文臣的實名舉報信。

舉報信中列舉了朱文臣的七項問題,包括嚴重超生、長期包養情婦、貸款詐騙、非法轉移資金等問題。而在其中即包含兩條涉及輔仁藥業財務造假的內容。武嬌嬌在舉報信中稱,2010年來,輔仁藥業一直財務造假,并以此騙貸80多億、將部分貸款據為己有,向海外非法轉移資金5億元。

不過彼時,邱云樵正因涉嫌職務侵占罪,侵占輔仁藥業800萬元股權轉讓款而被起訴,而報案人正是邱云樵的老板朱文臣。

第一封舉報信當時雖鬧得沸沸揚揚,但對朱文臣及輔仁藥業的經營未造成實質性影響,也未能影響邱云樵案件的審理進程。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通過中國裁判文書網查看鹿邑縣人民法院2016年10月對邱云樵職務侵占一審刑事判決書時發現,此次800萬款項侵占,還涉及朱文臣對上海平安資產管理公司(下稱“平安公司”)經理汪元剛涉嫌巨額商業賄賂一事。

據判決書顯示,2010年輔仁集團安排邱云樵和汪元剛商談上海平安投資公司投資輔仁集團下屬企業宋河酒業一事。而商談期間,邱云樵稟報說,汪元剛要求2000萬元的“運作費”,朱文臣表示同意。

2010年5月18日,平安公司和宋河酒業簽訂股權融資協議。2010年6月8日平安公司向輔仁集團旗下公司匯入資金1.37億元,用于購買輔仁工程在宋河酒業的股份,成為宋河酒業的股東。

2010年6月21日和2010年8月5日。輔仁集團分兩次向汪元剛指定的個人銀行卡匯入“運作費”2000萬元。隨后汪元剛又按照邱云樵的要求,將2000萬“運作費”中的800萬分兩次轉給汪云樵。

圍繞案件的關鍵點是這800萬元到底是邱云樵職務侵占,還是朱文臣主動給予他的獎勵。

至2016年9月26日,也就是邱云樵案正式開庭審理的前兩天,武嬌嬌再次向中國證監會實名提交第二封舉報信。而當時,將開藥集團注入輔仁藥業的借殼交易正在進行中。

在第二封舉報信中,武嬌嬌舉報對超過78億元的開藥集團注入輔仁藥業借殼交易一事,舉報存在重大的財務造假行為。信中稱,開藥集團涉嫌虛增凈資產17億元,虛報利潤14億元,開藥集團偷漏所得稅10億元,輔仁集團偷漏稅至少20億元。

關于“開藥集團涉嫌虛增凈資產17億元,虛報利潤14億元,開藥集團偷漏所得稅10億元”,舉報信中的證據是,瑞華所開藥集團的財務數據與其每年國稅納稅申報數據差異巨大。

截至2015年12月31日,開藥集團所有者權益24.68億元,而國稅申報為7.3億元,相差17.4億元,相差3倍多;公告未分配利潤8.96億元,國稅申報顯示利潤為虧損5.57億元,相差14.5億元。

2016年9月26日收到舉報信當日,中國證監會即公告,因輔仁藥業涉及重大事項核查,決定對其發行股份購買資產申請方案提交重組委審核予以暫停,待相關事項明確后視情況決定是否恢復審核。但卻對邱云樵一案并未造成影響,邱云樵隨后被判10年有期徒刑。

而輔仁藥業于2016年10月18日發布公告作出解釋,稱媒體報道涉及的數據與事實不符。公告稱,開藥集團母公司報告期內不存在各年的未分配利潤為負數,或出現巨額虧損的情形,其納稅申報資產負債表與審計報告在開藥集團的資產總額、負債總額、所有者權益方面也不存在差異等情況。

不過,針對這一回復,2016年10月19日,武嬌嬌再次向證監會實名舉報,指出輔仁集團的公告再次公然造假,激發又一輪“口水戰”。

武嬌嬌稱,輔仁藥業2016年10月19日公告提供的證據來源是,開封市地方稅務局直屬稅務分局和開封市禹王臺區國家稅務局提供的“開藥集團在稅務局留檔的申報財務數據”。

而這個“留檔申報數據”和真正的國稅金稅系統里的數據,是兩回事,申報的數字并不是實際上交入庫的數字,朱文臣和中介機構玩了一個徹底的文字游戲。

此后,經過一年多的反復,2017年11月輔仁資本收購開藥集團,這個當時中國資本市場最大的醫藥并購案終于獲得通過。

早已危機四伏

并入開藥集團,讓輔仁藥業近年業績突增,數據顯示,2014年至2016年,輔仁藥業營收分別為4.35億、4.62億、4.96億,凈利分別為1212萬、2777萬和1765萬,而在2017年合并開封制藥資產當年,其營收猛增至58億,凈利增至3.92億。

但在金玉其外表象之下,敗絮其中的征兆也逐漸顯現。

2016年6月,在輔仁藥業78億元并購開藥集團的交易中,輔仁藥業面臨3.91億尾款拿不出的窘境,一度引起市場一片質疑。

2016年,輔仁集團下屬企業河南輔仁控股有限公司曾斥資3.9億元參股久億恒遠(北京)科技有限公司,獲得其40%的股權,成為最大股東,而久億科技則是P2P平臺短融網的運營者。

隨后的2018年8月,輔仁集團控股的P2P平臺短融資頻爆雷。

2018年8月9日,久億科技發生股權變更,河南輔仁控股有限公司的名下股權變更為上海民峰實業有限公司,輔仁藥業董事長朱文臣也退出高管名單。

2018年8月10日,短融網官網發布《優化還款規則的相關公告》,公告中正式宣布短融網打破剛兌,不再向出借人提供擔保或者承諾保本保息。此后平臺開始出現大量逾期,至今上述逾期資金仍未解決。多位業內人士對記者表示,除了財務上存在造假的問題外,引發輔仁集團資金鏈危機在短時間內的導火線或也與此次P2P爆雷潮有關。

而從2019年開始,輔仁藥業還有更多不利公開信息不斷被披露。

2019年6月至今,輔仁藥業已連續12次公告披露控股股東股權被凍結的情況。

輔仁集團持有的輔仁藥業股份,被河南省鄭州市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人民法院、河南省周口市中級人民法院、廣東省珠海橫琴新區人民法院等部分或全部凍結(輪候凍結)。此外,輔仁集團還在2019年,9次被列為被執行人,2次被列為失信被執行人,更在2015至今,26次出質股權、8次抵押動產。

瑞華所“助紂為虐”?

在輔仁藥業業績分紅備受質疑背后,其審計機構瑞華所再次被推上風口浪尖。

早在2015年,瑞華所就因為涉嫌幫助輔仁藥業隱瞞關聯交易,而遭到河南證監局出具警示函。

此外,康得新(現ST康得)百億資金財務造假,以及近期瑞華負責審計的大族激光也飽受非議,中報業績變臉后,歐洲研發中心項目遭質疑,原本僅計劃投資5000萬元,卻長達8年未完工而且投資金額逐年激增,已經達到了驚人的10.5億元,諸多聲音質疑資金被挪用。

而這種種都指向同一家會計師事務所——瑞華所。巧合的更是,探尋瑞華所的前世今生,發覺其“師從”的正是過往劣跡斑斑的鵬城會計師事務所(以下簡稱鵬城所)。

瑞華所的前身最早可追溯至2000年設立的五聯聯合會計師事務所,在歷經多次合并之后,現在的“瑞華”由國富浩華和中瑞岳華兩家會計師事務所合并而來,自2013年7月啟用的新名稱。而自2012年末鵬城所就被當時的另一大所國富浩華吞并。

提起曾號稱“華南第一所”的鵬城所,不由牽扯出一段段造假往事。

早期的聚友網絡、金荔科技,以及綠大地欺詐發行等影響惡劣的案件,都與鵬城所脫不了干系。2012年因參與“綠大地IPO造假”,2013年5月,鵬城所最終被證監會撤銷券服務業務許可。綠大地在2004年至2009年,虛增收入2.96億,欺詐發行IPO募資近3.5億。存在虛增資產、虛假采購、虛增銷售收入等違法違規行為,涉嫌欺詐發行等諸多犯罪行為。

華南某私募人士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分析:“頻頻爆雷背后,本應成為看門人的會計師事務所、中介機構成了幫兇。對標全球,歷史上2001年能源巨頭安然因財務造假遭到美國證監會調查,世界上最大的會計師事務所之一安達信是其審計機構被卷入其中。2002年因“安然案”安達信全球各地的分公司相繼宣布脫離,大部分加入了安永、普華永道、畢馬威,有著近百年歷史的安達信銷聲匿跡,瑞華所今后的走勢也將成為業內關注重點。”

 返回21經濟首頁>>

分享到: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结果走势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