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正文

傣族織錦:西雙版納的美麗傳說

2019年10月29日  00:00  

作者許偉明

“錦繡”是《21世紀經濟報道》的一個系列專題和公益項目,一直致力于成為鄉土中國之美、傳統中國之美、非遺中國之美的傳播者。非物質文化遺產是人類的生命記憶,是人類創造力的精神源泉,是一個民族的重要標識,承載著一個民族或群體的文化生命密碼。2019年,《21世紀經濟報道》再度攜手渤海銀行發起“錦繡”,共同發現非遺之美。

傣族織女

流沙河從勐海縣的山川流出,一路向東進入景洪市區域,再沖出綿綿山巒來到平坦的景洪壩子。河水攜帶著赤土,泛著紅色,蜿蜒如蛇行,最后匯入寬闊的瀾滄江。曼巒典村位于景洪市的西郊,就在流沙河的一處河灣邊上。玉兒甩的家就在進村的主道旁。

曼巒典位于云南西雙版納,素有“織錦之鄉”美名,玉兒甩是傣錦織造技藝的國家級傳承人,她家的一樓辟為一個傣錦織造作坊,也是傳習所,五六名婦女正在其中織錦。

光滑的梭子滑過經線,筘下壓將緯線打入織口,不同顏色的經緯線交織和穿疊,形成動物、植物、幾何的紋樣。她們有時候一言不發,有時候突然聊起天,說到某個好笑的地方又會笑一陣,但手腳的動作沒有停下來。不經意間,架在織機上的錦布又多了一排紋樣。

民國期間,曼巒典由玉兒甩的祖上開村。在她奶奶那一代,家境比較殷實。她的奶奶曾買了一臺美國產的縫紉機——估計是西雙版納第一臺縫紉機,很多傣族人、布朗族人就拿著布來找她奶奶,用這臺縫紉機縫合成衣服。那臺縫紉機至今還保留在家里。

玉兒甩在曼巒典村里出生和長大,到后來結婚成家,未曾離開過現在這個家。不同于漢族女子在出嫁后普遍住到婆家去,傣族的新婚男女會根據兩家的實際情來決定婚后住在哪里。

她的織錦深受奶奶的影響。“我從15歲跟隨奶奶學(織錦),沒跟我媽學,我媽是會拼布,花紋就跟奶奶學。”少年時代學織布織錦,這幾乎是每個傣族女孩的必修課。原因很簡單,“如果你不做的話,家里人就沒衣服穿了。”

西雙版納地處中國西南邊疆,在很長時間里,這里和內地的交流并不多。30年前,從昆明去西雙版納被視為畏途,兩地間的交通和物流靠的是人背馬馱,去一趟西雙版納的步行時間要十天以上,北來的人還得擔憂熱帶疾病的糾纏。由于和內地的交流不便,居住在這里人,包括傣族、布朗族、哈尼族、基諾族等,都必須自己種棉和紡織。這種布料的緊缺情況,一直延續到上世紀八十年代。

在男耕女織的生產模式中,制作服裝的工作自然就交給了女性。而織錦不僅衡量女孩的勤勞,也衡量她是否聰明靈巧,因而也就事關婚嫁。玉兒甩笑著說,“如果你單會干活,卻不會織錦,找對象就會有點難度。最傳統的是,你不會織布這個手藝,就肯定找不到婆家。”

在傣族神話故事《召樹屯和喃木諾娜》里,來自孔雀國的七公主喃木諾娜,和傣族王子召樹屯相愛,并幫他戰勝了邪惡的巫師。孔雀紋大量出現在傣錦里,也象征對愛情的美好期待,在傣族人的婚禮中,孔雀紋的傣錦被用來表達對新人的祝福。

傣錦之美

傣族織錦使用的木制織機,整體是一個長方體的框架,機長在2 米左右,并有四個腳支撐起來,高超過1.2米。玉兒甩坐在里面織布的時候,有點像在開一臺車子。它比其他的常見的木制斜織機更大,也更占地方,但相比小織機一般30多厘米的寬幅,傣族織機的布寬最多可達到80厘米。

織錦前要提前確定好經緯線的數量并用大量的綜桿定好提花的位置。在織的過程中,再把綜桿按順序循環提拉,因而一開始數經線的工作就很重要。“數錯了一個地方就做不了,就要拆掉重新開始了。”傣族女子學織錦的時候,都是先學織小的紋樣,隨著熟練,才織更大的錦布來做床被、披肩、圍脖、筒裙。

傣族婦女們,將生活中常見的美好的植物、動物的圖案,都織入錦中。這些圖案是佛教傳下來的,也有些來源于傣族人生活中的花花木木,但對不同元素的使用,并沒有非常嚴格的限定使用場合。

西雙版納州內的傣族人口約40萬,并分為水傣、漢傣、花腰傣等分支。玉兒甩所屬的水傣,普遍信奉南傳佛教,建筑、手工藝、服飾等都深受佛教的影響。因為佛教不允許信徒塑造偶像,傣錦中并不直接用佛的形象,而是用與佛有關的事物來象征。比如,用馬、象、獅子、蓮花、菩提樹等,寓意佛的“托胎”“誕生”“出家”“成道”“說法”等。

在眾多動植物形象中,傣族人對大象和孔雀這兩種本土動物有些更多的偏愛。用玉兒甩的話說,“我們是傣族是男耕女織傳下來的,大象代表男的,孔雀代表女的。大象的力氣大,干重活,就耕田;孔雀很漂亮,力氣沒那么大,就織布、做家務。”

上世紀80年代后,西雙版納的旅游業快速發展起來,交通逐步改善。普通人家的穿衣,也不再由婦女織錦,因為市場上提供了更多的選擇。假如沒有玉兒甩當年的堅持,并積極去尋找市場,可能今天村里的織錦也就中斷了。

玉兒甩是村里織錦的組織者,她自己也織錦、設計紋樣,并積極地尋找市場,幫助村里其他婦女解決銷路的問題。如今,其他村子多數青壯勞動力都得出門打工,而曼巒典多數中老年農婦還能留在家里,通過織錦賺取收入。

玉兒甩對傣錦的堅持,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個人的愛好,甚至是癡迷。“我每次上街,看人家毛線衣太好看了,我就躲著看,研究怎么做,回來就搞。織毛衣和織錦是不一樣的,但是如果我喜歡花紋,就躲在一邊研究。這是我個人的愛好。”

還有一種使命感也促使著她執著于織錦的工作。“我怕別人說我們這個民族沒文化,那樣做人就太低檔了。只要我們還在織錦,別人一看到這樣就知道是我們傣族的東西,別人想把我們融進去也改變不了我們。”

 返回21經濟首頁>>

分享到: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结果走势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