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宏觀 > 正文

經濟全球化面臨新挑戰 中國進一步開放將為世界注入新動能

2019年10月29日  07:00   21世紀經濟報道   周智宇  

遲福林稱,中國應以開放創新的突破推動高質量發展進程,以開放創新形成高質量發展的突出優勢,以開放創新釋放經濟轉型升級蘊藏著的巨大內需潛力,在加快建立適應擴大進口的制度與政策體系,進一步降低關稅總水平的同時,加大服務標準的引進力度,倒逼企業轉型升級。

圖/宋文輝攝

“在當前的世界中有一個問題非常關鍵、非常重要,那就是全球化進程何去何從?”在10月26日至27日由中國(海南)改革發展研究院(下稱中改院)、中國銀行、中國日報社主辦的第85次中國改革國際論壇上,波黑塞族共和國前總理姆拉登·伊萬尼奇用這個簡單卻又復雜的問題開始了他的演講,這也是會議上多國政要、專家最為關心的話題。

作為近年來擾動世界經濟的一個重要話題,“全球化”該如何進行令人關注。尤其是不少國家基于貿易保護主義、民粹主義,在“去全球化”上大做文章,已讓全球貿易、全球經濟飽受其害。

包括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在內的機構近期紛紛下調了對2019年世界經濟增速預期,其中,IMF將2019年世界經濟增速預期下調至3%,這是自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爆發以來的最低水平,全球貿易的不確定性、地緣政治沖突升級等成為影響全球經濟的主要因素。

包括中改院院長遲福林在內的專家認為,中國持續深化改革、擴大開放將會為目前疲弱的世界經濟注入強心劑。遲福林指出,面對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中國以高水平開放推動形成改革發展新布局,不僅對自身中長期發展有著重大影響,而且將給世界經濟增長與經濟全球化進程帶來重大利好。

中國社會科學院學部委員張蘊嶺則提出,在多邊進程受阻的情況下,經濟區域化趨勢加強。面對新的形勢,東亞需要重新凝聚共識,大力推動東亞經濟區建設。

而在伊萬尼奇看來,未來的世界還將面臨更多的沖突、摩擦,中國則會在支持多邊主義、多邊機構的發展中發揮重要作用。

逆全球化難阻全球化大勢

與會專家認為,目前的逆全球化只是浪潮里的一朵浪花,全球化仍然是經濟發展的趨勢。

“從全球化的趨勢來看,我認為全球化不可能逆轉,全球生產鏈的形成,生產者的自我調節,消費者追求更好商品的愿望,都是全球化繼續發展的重要支撐。”外交部原副部長何亞非在論壇上表示。

張蘊嶺則認為,全球化出現新的趨勢,不是退全球化,而是全球化調整,其中最重要的是產業鏈結構發生變化所引起的國際分工的重構。

張蘊嶺分析稱,從20世紀60年代起步的全球化,在2008年金融危機后發生了轉折,一方面是全球貿易結構發生的嚴重不平衡、產業鏈轉移和擴大所導致的貿易不平衡板塊進一步發生調整,另一方面則是隨著發達國家產業投資的外移,發展中國家崛起,發達國家內部的發展矛盾凸顯。

在這樣的背景下,像美國等發達國家在對內與對外政策的調整,相關產業鏈隨著政策變化出現調整,以及新技術的發展改變原有產業鏈的分工形式等因素讓全球化進程面臨的調整加劇,張蘊嶺表示,談論全球化究竟“是進是退”意義不大,需要深入研究的是在全球化拐點時期,新的要求、新的內容和應該采取的新的政策。

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張軍擴進一步指出,隨著全球化的進程不斷推進,在一些發達經濟體的內部卻出現利益分配關系的嚴重失衡,普通的藍領勞動者獲益不多,不僅收入相對水平下降,有些絕對水平也出現下降。

在原本面對國家總體收益很大但利益分配格局失衡的狀況,正確的辦法只能是調整國內政策,包括收入再分配政策、就業再培訓政策以及產業結構的調整和優化升級政策等等。但事實是,張軍擴稱,這些國家在經濟霸權和競選需要之下,采用了似乎更簡單、更方便和更能鼓動人心的做法,遷怒于他國的政策,遷怒于經濟的全球化,并不斷挑起貿易爭端,掄起保護主義的大棒。

但全球化仍然會是發展的趨勢。張軍擴表示,從根本上來說,經濟全球化符合規律,符合潮流,符合人類進步的方向,雖會遭受曲折,但大勢是不可逆轉的。

“另外,從整個世界格局來看,雖然反全球化問題突出,但倡導自由貿易、積極推動經濟全球化的力量也不斷積累和壯大。所有這些,都使我們對經濟全球化的長期前景保持樂觀。”張軍擴說。

中國對外開放讓世界受益

在伊萬尼奇看來,當前世界多邊主義受到挑戰,是現有全球規則、制度滯后于經濟全球化實際進程的結果。而經濟全球化與多邊主義需要各個國家共同參與,需要權利平等,需要遵守共同的規則。

現實卻是包括世界貿易組織(WTO)、聯合國在內的多邊主義組織的存在受到威脅,伊萬尼奇稱,小國對于多邊主義感興趣,但是他們在國際舞臺上的影響力不夠,大國則要承擔起這樣一個責任。

伊萬尼奇表示,中國作為一個大國,在支持全球多邊主義、多邊機構的發展中將發揮重要作用。

中歐論壇發起人高大偉也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在當前這個變化的時代,我們需要的是更多的多邊主義,全世界需要做的是如何進一步強化WTO等多邊組織在全球治理中發揮的作用,探討如何共同建設與21世紀相匹配、適用于現有的數字技術的多邊體制。

“在這樣一個復雜變化時代,舊體制正在過時,世界需要形成新體制,需要適應時代變化盡快完善現行制度,需要多邊主義。”高大偉說。

“一千名讀者就有一千名哈姆雷特。”高大偉認為,在當今這個多極、多概念的世界中,不同的國家、經濟體對于一個名詞的理解存在差異,那么如何在現有的全球格局下,對多邊主義進行詮釋是亟待解決的,經濟體之間的互相理解、文明之間的對話絕對重要。

瑞士漢學家萬登道也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采訪時稱,隨著中國人不斷走出國門,中國人對西方的了解,遠高于西方國家的人對于中國的了解,中國與世界之間的溝通和交流需要更加地明確,讓中國所希望傳遞出來的信息能夠更好地傳遞出去,這對于中國對外合作也能夠起到明顯效果。

歐亞研究中心高級顧問法內爾曾是歐盟企業總司對外貿易和工業談判的專家,他則指出,合作需要尋找到最有效率的方式。在法內爾看來,雙邊主義、地區協議都不是最有效率的合作方式,多邊主義才是,能夠讓最多的人受益。

“中國和歐盟需要確保二者的合作朝多邊主義發展,中歐雙方需要加強協作。”法內爾還指出,當前的世界需要開放,在資本、思想、人員等多個維度能夠自由流動,減少對外部投資的限制、讓外國公司能夠參與到政府采購當中、開放經濟以增加人力資本的價值等措施都能夠讓中國和合作的國家實現雙贏。

遲福林認為,沒有哪個國家能夠脫離經濟全球化而獨自發展,脫離經濟全球化的“本國優先”,往往南轅北轍,并增大全球經濟風險。作為新型開放大國的中國,過去40年的經濟快速增長是在開放條件下取得的,未來實現經濟高質量發展也需要在更加開放的條件下進行。

遲福林稱,中國應以開放創新的突破推動高質量發展進程,以開放創新形成高質量發展的突出優勢,以開放創新釋放經濟轉型升級蘊藏著的巨大內需潛力,在加快建立適應擴大進口的制度與政策體系,進一步降低關稅總水平的同時,加大服務標準的引進力度,倒逼企業轉型升級。

何亞非也在演講中提出,面對充滿風險和動蕩的世界經濟變局,中國將繼續堅持對外開放,而且開放的廣度、深度都將進一步令世人囑目和期待。

伊萬尼奇則表示,中國的改革開放為中國人民帶來好處,為全世界帶來益處。此外,中國提出了“一帶一路”倡議等重要舉措,不僅能使中國國內經濟更加平衡,減少經濟風險,而且對沿線國家和地區也非常重要。

 返回21經濟首頁>>

分享到:
相關新聞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结果走势图表